首页 >> 经典案例 >>经典案例 >> 全区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2016-2017年度)
详细内容

全区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2016-2017年度)

时间:2018-12-29     作者:双由律师【转载】

全区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2016-2017年度)


  案例一 中华环保联合会诉内蒙古大雁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气污染责任纠纷环境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公益环保组织中华环保联合会向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主张大雁矿业公司雁南分厂在近两年时间里超标排放废气,严重污染了当地及周边地区的大气环境。请求判令大雁矿业公司立即停止侵害,采取切实防治措施确保排放达标,承担生态环境修复费用15901440元,并在省级以上媒体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

  【裁判结果】

  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大雁矿业公司已进行了升级改造,污染物排放现己符合国家标准,双方是对之前造成的环境污染状况所应承担的生态修复责任有争议。经过法院多次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大雁矿业公司就其超标排污造成环境污染一事在呼伦贝尔日报上公告致歉,并支付环境治理费用303.62万元,汇入双方当事人以及鄂温克旗环保局共同设立的共管账户,由中华环保联合会和该环保局负责监督使用。大雁矿业公司按照环境修复工程方案于2018年8月底前完成修复工作,鄂温克旗环保局进行全程监督和验收。

  【典型意义】

  该案是社会组织提起的并以调解结案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为环境保护纠纷解决机制探索了一条新路。审理中,法官重点对涉案企业进行释法明理,督促其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关注生态保护。最终,该案以环境规划院鉴定评估中心出具的环境评估结论为基础,调解结案,并在协议中约定建立三方共管账户,由行政机关及社会组织负责监督使用,充分发挥了环境公益诉讼中司法的保护作用。

  案例二 辛树臣等三人诉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区高等级公路管理处等五单位噪声污染责任纠纷案

  【基本案情】

  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区高等级公路管理处负责养护管理的赤峰至通辽高速公路与辛树臣等三人的住宅相邻,经司法鉴定,辛树臣等三人住宅墙外测试点位受高速公路运行车的交通噪声影响严重,昼夜间环境噪声及夜间突发噪声均超过国家规定的1类声环境功能区噪声的限值要求。辛树臣等三人提起诉讼,要求五被告单位在高速公路与辛树臣等三人住房之间设置隔音设施,赔偿噪音损害抚慰金175200元。

  【裁判结果】

  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该段高速公路工程的建设在辛树臣等三人的住宅建成之后,公路上行车的噪声超标,对三人的生活、生产造成严重影响的事实清楚。自治区环境保护厅在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时建议和要求对公路沿线敏感点噪声进行跟踪监测,保证公路噪声不扰民。该公路管理处应在高速公路与辛树臣等三人住房之间设置隔音设施,使三人住宅的噪声符合国家标准。关于赔偿噪音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辛树臣等三人不服提起上诉。

  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辛树臣等三人虽未能举证证明噪声给其身体健康造成明显损害,但众所周知噪声必然对人身体及精神造成一定损害。涉案高速公路路段自2008年交工运行后噪音影响一直持续,辛树臣等三人长期处于噪声超标的环境中,其主张身体及精神受到损害符合日常生活的经验法则,综合噪声超标的程度及持续时间等因素,精神抚慰金酌情考虑为每户赔偿2万元。二审改判高等级公路管理处给付辛树臣等三人精神损害抚慰金。

  【典型意义】

  目前我国关于噪声污染损害赔偿方面的规定尚不够明确,尤其在没有确切证据证明损害后果的情况下,如何认定损害事实及确定损害赔偿的标准,是司法实践中的难题。因噪声污染对人体的损害不同于物理损伤,其损害的症状和后果具有长期性和潜伏性,故即使受害人无法充分举证证明噪声超标给其身体健康造成了明显损害,法官依然可以根据日常生活的经验法则,综合考量噪声超标的程度及持续时间等因素确定损害事实及赔偿责任。该案件的审理,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并对相关行业、领域的活动起到了规范作用,取得了较好的法律效果及社会效果。

  案例三 苏尼特左旗人民检察院诉苏尼特左旗生态保护局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2015年,苏尼特左旗人民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苏尼特左旗多家采石采砂企业未依法办理审批手续,非法采石采砂,造成草原生态环境破坏。针对苏尼特左旗生态保护局对以上企业非法采石采砂行为未依法采取行政措施进行监管,检察机关发出检察建议,并多次采取不同形式督促其履行草原监管的行政职责,但草原生态环境受侵害的事实依然存在。检察机关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请求确认苏尼特左旗生态保护局未依法履行草原监管职责的行为违法,责令其继续履行草原监管职责。

  【裁判结果】

  苏尼特左旗人民法院认为,行政机关在收到检察建议后实施了一定的行政行为,但未履职到位,开采企业并未办理草原征占用审批手续,未缴纳植被的恢复费,开采区草原植被恢复工作只制定了书面方案,未开展实质性工作,草原生态环境受侵害的事实依然存在。因此,苏尼特左旗生态保护局怠于履行草原监管职责的事实清楚,判决确认该局未依法履行草原监管职责的行为违法,责令其继续履行草原监管职责。

  【典型意义】

  人民法院依据人民检察院的诉讼请求,判决确认行政行为违法,有利于督促行政机关进一步提高依法行政意识,发挥公益诉讼裁判的引领示范作用,防止对草原生态环境的持续不利影响,最大限度地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该案作为全区首例行政公益诉讼案件,入选了全区十大法治事件。该案的顺利审结拉开了我区行政公益诉讼的序幕,标志着我区环境保护工作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案例四 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诉赛罕区林业局、湖北拓林建筑安装工程公司、新疆石油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行政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2015年5月,湖北拓林公司受新疆石油建设公司的委托,在呼市—延庆输气管道工程建设项目呼市段施工中擅自采伐树木。新城区人民检察院书面督促赛罕区林业局依法履行监管职责,但赛罕区林业局并未对湖北拓林公司或新疆石油建设公司作出林业行政处罚或处理行为。2017年6月20日,呼市检察院提起行政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确认赛罕区林业局不履行林业行政监管职责违法,要求湖北拓林公司、新疆石油建设公司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支付被毁林木的赔偿金和生态环境修复费用。

  【裁判结果】

  呼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赛罕区林业局对于破坏林地、毁坏林木的违法行为具有行政监管职责,其接到检察机关的检察建议后,在近八个月的时间内,并未对破坏林地、损坏林木的单位采取任何行政处罚和处理措施,已经构成行政不作为。判决确认赛罕区林业局不履行行政职责的行为违法。关于民事赔偿部分,湖北拓林公司和新疆石油建设公司与呼市检察院达成民事赔偿协议,由湖北拓林公司向国家缴纳林木赔偿和生态修复费共计634368元,其中被毁林木赔偿款123600元,生态环境修复费510768元。

  【典型意义】

  本案是我区首例行政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检察机关在提起确认相关部门行政不作为违法的同时,要求环保加害人进行经济赔偿,为切实解决环境损害修复问题提供了一条全新的路径。对于创新生态环境司法保护方式,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强化行政机关法律监督具有重要意义,同时有助于提升全体社会成员的环境保护意识,进一步增强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理念。

  案例五 禹胜永等人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非法狩猎案

  【基本案情】

  2016年10月期间,被告人禹胜永等八人采取投放有毒饵料等手段,先后在正蓝旗、乌拉盖管理区等地猎捕杀害野生动物。其中包括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小天鹅290只、白琵鹭1只,其他野生动物200余只,造成当地野生动物资源遭到严重破坏。

  【裁判结果】

  正蓝旗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第一被告禹胜永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狩猎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认定第二被告苏德毕力格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其余六名被告也被依法判处刑罚。

  【典型意义】

  本案是近年来我区发生的一起较为严重的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涉案人数多,犯罪情节恶劣,犯罪结果严重。被告人在很短期间内大量非法捕杀多种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严重侵犯国家对野生动物资源的保护和管理制度。人民法院在依法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从严从重判处各被告人刑罚。八名被告人中有四人被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刑,其中有两人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彰显了我区法院在保护生态环境行动中的坚定立场和坚强决心。

  案例六 于宝仁非法占用农用地案

  【基本案情】

  2016年春,被告人于宝仁未经相关部门批准,在其承包的位于扎赉特旗国有中心林场的林地内,将部分林地翻耙后种植农作物。经鉴定,于宝仁种植农作物严重破坏了林业种植条件,改变林地用途面积共计67.5亩。案发后,于宝仁在该地补植了杨树,并在侦查过程中主动到案配合公安机关工作,如实供述犯罪事实。

  【裁判结果】

  扎赉特旗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于宝仁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改变林地用途,种植农作物,造成林地大量毁损,其行为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于宝仁投案自首,可以从轻处罚。判处被告人于宝仁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宣判后,于宝仁不服,提起上诉。

  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鉴于案发后于宝仁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对毁损的林地进行了恢复等情节,可对其适用缓刑,故改判被告人于宝仁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非法占用农用地案件,该类案件在我区破坏环境资源案件中所占的比重及社会影响较大。环境资源保护工作不仅包含依法打击破坏环境资源的行为,也包含环境修复工作。本案被告人于宝仁认罪态度好,在案发后能够积极采取措施恢复林地原貌,二审法院依法对其适用缓刑,体现了人民法院能够适用环境恢复性司法理念审理破坏资源、污染环境类案件,引导全社会提升生态文明意识,切实增强做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责任感和自觉性,为筑牢我国北方生态安全屏障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4713399639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